巴沙体育
2024-01-01 10:28:03

预期与现实博弈,2024年铜价如何演绎?

分享到:

  2023年,沪铜整体呈现高位振荡行情。具体来看,1月下旬至4月下旬,6月下旬至9月下旬,11月初至12月底,共计近8个月的时间铜价均处于高位窄幅振荡区间。2024年,铜市行情将如何演绎?

  2023年宏观因素主导铜价走势

  从全年角度看,金瑞期货沪铜研究员龚鸣认为,2023年市场对海外政策预期阶段性有摇摆,而对国内政策预期持续偏积极,中外宏观驱动无显著合力。现货端因国内地产和新能源板块对于消费促进的合力强,令库存在长时间内保持历史低位状态,对铜价形成支撑。因此,铜价在较长时间内围绕68000元/吨附近振荡。

  宝城期货研究所沪铜研究员龙奥明表示,2023年铜价走势主要受宏观驱动,海外风险事件以及加息打压铜价,而国内经济强预期给予铜价支撑。2023年伦铜重心逐渐下移,而沪铜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表现相对强势。

  在龚鸣看来,2023年铜产业有两个亮点:一是铜冶炼企业对再生原料的运用有明显增量。全年国内电铜增量100万吨左右,从原料角度考量,其中进口铜精矿、国产铜精矿以及铜精矿港口库存变化只能提供60万吨的增量,另外,进口粗铜有13万吨的减量,因此,再生原料进入到冶炼环节的增量在50万—60万吨水平。二是国内消费大超预期。2023年全球铜消费增速3%,其中海外增速-1%,国内增速6%,其中地产板块在保交楼政策提振下同比增15%以上,新能源板块中光伏装机同比增100%,大幅提振国内铜消费增速。

  国信期货研究咨询部主管顾冯达表示,2023年,我国大宗商品板块波动主线为弱现实与强预期、产业冰火两重天、宏观风险事件波折不断、依赖政策维稳支持。近年来,以“铜博士”为代表的大宗商品的原料价格对全球经济前景、中美关系变化及产业政策变化的影响更为敏感。

  他认为,铜作为新能源转型必需的“绿色金属”,市场对铜资源中长期面临的开采成本提升和战略安全价值凸显已达成共识,然而近年来铜等大宗商品产业链下游的房地产行业经历了持续终端负反馈后,其产业供需平衡变化及过剩量更多依赖国内外产业政策的利好预期支撑。考虑到近年来铜需求弹性和风险溢价出现急剧变化,尤其是受到全球大国发展前景、地缘政治博弈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的影响较大,因此在宏观与产业供需弱现实和强预期背景下,以铜为代表的有色板块股期相关资产价格上演多轮冲高回落的“过山车”行情。

  大宗商品的上涨行情为何缺乏持续性?

  顾冯达认为,大宗原材料的短期异动背后除了突发风险事件的短期因素刺激以外,更多是投资者对国内外货币政策与相关实体产业政策刺激预期的提前下注,而利好预期往往需要一段时间观察验证后才能证实或证伪,因此,资金提前下注政策预期题材推动的周期躁动,往往集中在岁末年初或年中季末及长假等敏感时间点上演,未来可关注2024年春节前后可能重演大宗有色周期躁动。尤其是以铜、铝为代表的有色金属板块,参考2023年以来国内外宏观经济及有色行业变化趋势来看,以铜、铝为代表的顺周期性商品板块,预计在岁末年初有望延续韧性,但需要对大宗原料整体上涨保持一定警惕。

  从更广泛的商品产业链宏观视野来看,2023年大宗商品相关的全球实体供应链仍面临区域经贸重塑,全球经贸往来的效率损失、成本增加、订单转移、产业冲击等多重压力进一步凸显。2024年海外主要经济体和关键资源国进入政府换届期,海外产业政策的巨大不确定性可能引发中长期铜市结构的巨大变化,如新能源领域需求增速放缓引发锂、镍资源从紧缺转向大幅过剩一样,2024年对海外宏观形势应保持一定警惕,尤其应注重对国内外市场预期差的探寻,警惕过“山车式”行情重演。

  业内人士:看好2024年下半年铜价走势

  展望2024年铜市走势,顾冯达表示,考虑到“铜博士”价格变化与宏观经济周期、通胀周期及科技创新呈现高度正相关性,参考对2024年国内外宏观经济及行业变化预判来看,铜价预计在大宗板块中呈现出相对抗跌韧性和价格弹性,2024年沪铜主要波动区间或在75000—58000元/吨。2024年对海外宏观形势应保持一定警惕,尤其应注重抓大放小,把握宏观及产业变化主线,聚焦国内外市场预期差的探寻,警惕以铜为代表的顺周期性资产价格重演冲高回落走势。

  龙奥明表示,2024年关注国内外宏观是否能够形成共振。美联储降息是大概率事件,主要是节奏的把握难度较大。2024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弱势而中国经济强势的概率较大,在海外高利率打压下,美国经济在2023年四季度已经出现下行趋势,而降息周期开始初期边际影响较小。2024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强势且中国经济强势的概率较大,美联储持续降息使美国经济预期企稳回升,与国内经济共振向上。“我们将宏观对铜的影响定调为上半年中性,下半年利多。产业上,预计2024年全球精铜小幅过剩,而国内精铜小幅短缺。全球矿山项目仍处于集中投产阶段,预计增速在3%左右。国内需求强劲,精铜消费量预计在3%以上;而海外上半年需求堪忧,下半年或将有所好转,整体增速预计不足1%。在产业没有较大矛盾的情况下,我们认为铜价走势取决于宏观。预计2024年上半年宏观内强外弱,铜价振荡运行,下半年宏观共振向上,铜价走强。”

  龚鸣表示,与2023年相比,2024年铜产业的最大变化是冶炼预计保持高增长。2024—2025年是铜冶炼的集中投产期,全球预计有超过300万吨的冶炼产能集中投产,其中国内贡献最大增量。按产量口径核算,预计2024年粗炼铜增加92万吨,其中国内增加70万吨左右,占比76%,电解铜增长110万吨左右,占比64%。消费方面,低基数效应走弱后,2024年国内消费绝对增速上预计边际小幅回落,全球消费增速在3%。基本面上,平衡预计转为小幅过剩。

  “现在铜品种宏观定价的比重显著抬升,2024年宏观环境边际改善,因此我们对于铜价预期并不悲观。”龚鸣表示,从策略的角度来说,2024年跨市反套仍可关注,月差结构预计前弱后强。一季度国内有季节性累库,二季度至四季度平衡结果均强于海外,因此,跨市反套仍可持续关注。

  跨期方面,性价比预计有所降低。2024年,在较大累库预期下,低库存逻辑或有转变,月差结构倾向于走弱,矛盾缓和,因此,总体上跨期策略性价比降低,节奏或是一季度累库阶段月差从目前高位收窄。阶段性可关注正套,2024年国内现货或有结构性矛盾,进口补充稳定性降低,并且非交割品比例增加,对月差驱动倾向于扩大。如果国内消费旺季阶段恰逢原料扰动供应,月差有扩大机会,或可布局正套。

  江西江南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外高利率影响及经济增速放缓预期下,需全面正视需求下滑挑战,时刻应对海外加息到降息的快速转换风险。铜精矿供应较为紧张,冶炼端与加工端对再生铜争夺愈发激烈,随着新产能的投产,精炼铜供应充裕。应全面正视需求下滑、终端消费放缓的局面,同时显性库存水平较低,价格下方预计有支撑,预计2024年铜价走势类似于2023年,呈现年初和年末高、年中低的宽幅振荡格局,下半年内外市场价差可能会持续较长的进口亏损状态。

上一篇:相变投资:2024年A股市场大概率会迎来一个比较不错的开局
下一篇:再见2023!你好2024!
""